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文学 >> 个性签名

往事留残阳,相思不成眠

2016-3-27 15:55:18 22199次 【个性签名】
    人人都在说80后的人,是一群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自私、自利。我也不能自以为是的去指点江山去评论这种观点的正确性。但身为80后的我不得不由心而发得辩解几句。自私,这没错,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这个世界上无私的名额太少,自私的名额太多,因为无私而名垂千古的人屈指有数,但因为自私而遗臭万年的人细如牛毛。自利,我们何不把它翻读成“自立”呢?繁华的城市,那些挥洒汗水的人,正因为自利,才变得自立,正因为要自立,才会变得自利,这是其实就是对这个社会赤裸裸的诠释。为何要以一种非全面的感观去审视一代人呢?
                                                                                ----题记
 
 
   当白日的浮华与喧嚣渐渐褪去,城市被夜的冰凉笼罩着,白日的喧嚣给予了一份对工作的激情,黑夜的寂寥却给予了一份薄凉。窗外灯火通明,窗内突兀的灯光,昏暗寂寥。倦缩在那张有着暖色系而且唯能给予他一丝温暖的被子里,心里的那份冰凉愈发愈不可收拾,寂寞、无助攀附全身,肆无忌惮的吞噬着他的心。最后,只落得枕头的一片湿润。
 
 
    和沁雨说话,听她对我倒干无尽的苦水,我的那些安慰显得有些牵强,说句老实话,对于我这个‘挚友’真的无可奈何。每每她在工厂里受尽了委屈,或是受不了对父母思念的煎熬,又或是感情上受了伤了的时候,她都会第一时间想起我。因此,对于她的一切,我算得上是了如指掌。她的这些茫然无助曾经我也有过,如今,我也近乎忘却曾经的那段低迷时段是如何捱过的,对于她现在所遭遇的这些,我除了漫无目的的安慰和泛滥的同情还能做什么?听她在电话那端滔滔不绝,随即沉默不语,低声哭泣时。我也伤感过,或许是她的那些遭遇,让我回忆起了曾经的那段不堪;又或许,是在为自己找不到为她缓解的方式而伤感。
 
    10,1。举国欢腾,我也并不例外。身为华夏儿女,这一刻,同样也倍感喜悦,当然,在为祖国喜悦的同时也在为10,1长假和中秋佳节到来而兴奋。受她之邀,傍晚,我草草的吃过晚饭,踏上了去她那里的公车,这么多年也就习惯了,我[NextPage]们这种似朋友非朋友,似恋人非恋人的关系。反正,只要条件允许,她随叫随到,在我心里,把她当成一个妹妹那样宠爱,因为,我需要去关心,宠爱一个人来分散自己的精力。至于,在她心里,我想也无非就是哥哥或者知己的关系吧,因为,他需要一个人关心,宠爱她。

 

    半个小后,如约到了约定地点,所谓的约定地点,其实就是一条泛着一股浓浓腥臭味的小食街,站在那个路口,我四周挥洒了一下目光,远远就瞧见了她一个人蹲在那里,听着MP3。点上一只烟,我懒散的向她走去。走到她跟前,她似乎还没有被这个动静所影响,低着头若有所思。拍了一下她的脑袋,随着身体颤抖一下,她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来。我原以为她会站起来给上我一拳,可是,她今天没有,这让我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她站起身,慢慢的向前走着,昏暗的路灯射在她的身上,折射到地上的身影,显得那么寂寥,见她低头不语,我也知趣的跟在她后面。

 

 

    打量着这条街,那些厂房,那些‘职工之家’。 街的两边,凌乱的摆放着这样那样的小吃,日杂,‘噗嗤噗嗤’声在那些小摊铺的锅里作响,几把伞下横七竖八的摆着几把桌凳,几对似恋人的年轻人在里面吃着炒粉,唧唧喳喳的聊得欢声笑语,没有被那些欢声笑语所感染,反而,心里愈加压抑。小吃摊背后就是工厂的宿舍,那个‘职工之家’的牌子,都证实了这些进进出出的人,就是这里的厂仔,厂妹。街的周围,围绕着大大小小的公司,工厂不计其数。大门禁闭,四周围着围墙,大门边上那个保安厅里的灯还未灭,突然让我想起了什么叫守卫深严,让我想起那些厂仔厂妹如同被关起来的小鸟。他们也渴望自由,但,他们被生活这把锁牢牢的锁在了这堵围墙里面,无可奈何。收回眼神,眼神落在小雨的背影上,看着她,前所未有的心痛攀附全身。这条街,这个‘职工之家’,这些工厂,这个人,成了他打工生活的真实写照。

 

 

   我们一前一后的走到街央。她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对我说;吃过饭没?没吃过,就在这里吃吧。[NextPage]说完,也没有问我的意见,就进了那个由伞做屋顶的小摊铺下面,找了个靠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对于她这一点,已经成为习惯,以前,还会跟她争论几句,活跃气氛。而今天,我却没有那种勇气,找了张凳子,在她对面坐下,‘吃点什么? 我去点。’她边说,边站起身望外面走去。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心里尽是伤感,尽是无奈。片刻,她提了几瓶啤酒走了进来,她看着满脸诧异的我。笑了笑,对我说:看什么看阿,明天就中秋节了,好不容易捱到放假,庆祝一下,总可以吧。听他们这么说,我也豁出去了,心想大不了她喝醉了把她送回去。看着她把酒打开,一杯又一杯的往肚子里灌,心里虽很难受,可我现在却找不出阻止她的借口,只能任由她。二瓶酒下肚过后,她满脸通红,泛着酒气,变得肆无忌惮。我明白,她的目的达到了,她要的就是这种肆无忌惮,从桌子上抢过我的烟,拿出一只点上,咳嗽声,哭泣声,她一字一句的向我述说着她的不堪。以往她向我述说不堪的时候很多,但是都没有这一次这么痛彻心扉。亲情、爱情、友情统统被她一次性搬了出来,我不敢说话,不敢用那牵强的安慰的抚平她此时的伤。我唯能做的,就只有静静的听,静静的陪她感受心里的那份声泪俱下。

 

 

    她对我说,三年了,她整整三年没家看过父母了,三年了,自己曾经深爱了三年的男人就那样背叛了她,三年了,就像囚犯一样关在那个铁门里面不分昼夜的工作,最后换来了什么?想着她这三年,我也亲眼见证了她这三年的打工经历,心里五味俱全,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欲言又止,反反复复,如同我写文字的时候一样,她现在就象一张纸,我那些欲言又止的安慰之词,如同那只悬在空中的笔,久久不敢落下,生怕一旦话不对位,就会酿成大错。泪水覆满脸颊,忽而泣不成声,忽而大声狂笑,一惊一乍,让我不知所措。

 

    对于这个倔强坚强的女子,或许我的那些安慰,那些泛滥的微笑在她面前都显得毫无用处,反而,对她而言,此刻对她最大的安慰就是默默的听[NextPage]他述说。听她述说,那些刻骨的印记,那些事态的炎凉,那些人的薄情寡意,虚情假意。单身城市,寂寞男女,装腔作势,虚情假意,似乎在她眼里已经成了这个城市的代名词。

 

    诉说后,哭泣后,我们走出那个小摊,这条街已经没有刚才的喧扰,变得寂寥,冰冷。她并没有象电视剧的剧情一样醉的一塌糊涂,需要男主人公护送回家。她似乎恢复了平静,或许她早已明白,在这个歌哭无休的城市,她的泪水,不会改变什么。她给我道了个别,在我目光的护送下摇摇晃晃的慢慢消失在街尾......依然寂寥,冰凉。伴随她的或许又是那个昏暗寂寥的房间,那一张暖色系的被子,那一个夜夜沾湿的枕头。

 

    沉思往事留残阳,为谁相思不成眠。国庆长假,中秋佳节。我如同度过了一个轮回,我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戏剧般的剧情。那些人沉浸在绝望的深渊中,无法自拔,想要紧握美好记忆拼凑的海市辰楼,到头来却发现一切都是枉然。最后,留下的只是苍凉,忧郁。许,应该变得乐观一点,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就在灯火阑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