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文学 >> 经典语录

往事在唇角变冷

2016-4-29 2:26:08 32270次 【经典语录】
一:红薯片

  月光如雪,在窗外奔袭、歌唱,这像过往的一些记忆——既飘渺而又富有丰腴。记忆在某个时段是具有较强生命力的,譬如:红薯片,就是一个让我无法从记忆深层所能剥离的。遥遥的忆起,红薯片在深秋的残阳下流露出的馥郁香气,我就似乎又闻见了母亲那淡淡的茶仔油的发香。
 
  家乡的人们,每到这个日照充足的时节都会把早已晒痨晾干的红薯蒸熟切成片,再任由这些片片在户外吸收日月精华,就这样,那甜得流糖的红薯片即刻便能满足儿童的憧憬了。每到这个时节,我便会催促母亲加紧把这些惹人垂涎欲滴的红薯片给弄出来。好似只有这样一来,我在深夜就能与精灵们共舞一般。而那时,母亲却是一副不理不睬不紧不慢的样子。后来母亲说,慢工才能出细活,任何事都如做红薯片一样——急不得的。

  或许是因为母亲的这番话,我做事一向都比别人慢半拍,总是一副火烧眉毛也能闲庭信步的样子。一副憨憨的神态倒是与红薯片有着几分神似。就算天上掉个馅饼下来,我也会从卫生和安全的方面来考量是不是该吃,正因为一贯的慢悠悠和谨慎的性格,我错失了很多可以改变命运历程的良机。后来,母亲又说:做事不能急,但要及时。直到那刻,我方才恍然大悟,也为此懊恼不止。

  而现在超市里面的红薯片,简直不能与母亲做的相提并论。而如今的孩子,跟我处的时代也是不能同日而语了,他们仍旧可以肆意地去蹂躏母爱,而我惟有在都市霓虹灯的某个阴暗的地方寻找那逝去的古朴的带有乡土气息的背影。
  
二:中秋的月

  那年,
  中秋的月,亮堂堂地挂在中天,如银的白,恰如当面抽了太阳一耳光。华丽的世界,肮脏的世界,一并变得无比的俊俏起来。贫穷和富有也像画干戈为玉帛的亲兄弟一般,共同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一起分享甜美的乳汁,一起聆听松涛如诗般的吟唱。在那刻,月亮让人们重新忘记仇恨、疾病,重新唤会对母亲的挚爱。

  皎洁的月光,从宫阙流落到人间,人间也就如同了仙境。幻想着某天,在月光的另一头再次与母亲热情相拥,那时,我会热泪盈眶抑或是放声歌唱?
  或许,都不会;或许,都会。

  唇角在深秋变的僵硬,每一下抽动都像抽象派那不可捉摸的笔端。这凛冽的神情,在某个深夜成了对一个亡灵不变的尊重。秋,在这刻走向肃穆;中秋的月亮,从此逐渐凋零。

三:朔风南下

  习惯了暖冬激烈地拥抱,我开始怀念记忆中冷酷的一面:那屋檐下悬挂的冰凌,那篙草上如剑般的冰垢,这一切的一切都能让心在冰封中乐开花。在那时,我可以无拘无束地光着脚在冰雪中打篮球,也可以像雪豹般在雪地上追逐野兔。
  那时的冬天,很冷,心却很热。

  现在的人,像机警的老鼠一般,只要有点寒意便会钻进空调房,躲进自己内心漆黑的隐私里去。而我不同,我喜欢冬天的冷酷。哪怕就是迎着北风,我也不会退缩,也不会把躯体藏进思绪那最温润的一层。记忆里,只有冬天围着团炉的时刻,我才能分辨得出母亲的鱼尾纹究竟哪条是走向我心里的。

  或许是打开了记忆的阀门的缘故,今年的冬天也变得冷酷了起来。尤其在长沙,我终于找回了冬天的影子,找到了那个久违的总是伴随着母亲鱼尾纹的长度时而欢喜时而忧虑的我。怀念中,思绪如风。如朔风的思念,在苍莽间所向披靡。

  迎面而来的朔风,席卷我的躯体,带走我的思念。在冷清的黎明,伴随着朔风,我没有寒意、没有惧怕和忧伤,而惟有随歌而舞。因为,我听见了歌声,这是我的骨头在歌唱。

四:笑的颜色

  时令,从草尖上滚落,一溜烟地跑进林子。我的泪水,在颓败地炊烟下面凝结成失望的表情。看着一家家的炊烟袅袅一派和谐的样子,我把自己藏进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冷笑当中。水是透明的,泪水也是透明的,可笑容也是透明的吗?

  奇怪的表情,从门缝里露出。听得见的嘲讽,像海水一般浊浪排空;看得见的冷笑,像巫山之雨铺天盖地。关于这一切,我充耳不闻。我所关注的是一种能体现灵魂的色泽——笑的颜色。

  笑容是有颜色的。这就像阳光一般,只有通过特殊的仪器才能分辨出七彩的波长。善意的笑,绵长而又富有厚重,这像长辈金色地胸膛;得意的笑,飘忽而又轻佻,这像同辈龅牙的鹅黄;嘲讽的笑,锋利而又酸腐,这像及了晚辈渍黄的尿库。

  笑容都是黄色的,有着阳光一样的时令性。在某个冷酷或者闷热的晚上,笑容都会更替波长而改变颜色。在记忆的深处,我的笑容藏在表情的深处而舞蹈,任由往昔在唇角慢慢变冷,慢慢地流逝于苍茫。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 http://www.webk8.com

 相关文章

网站主人
男,家居江苏,已过而立之年,闲暇之余爱好书法和葫芦丝,资深网站建设技术宅。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