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文学 >> 伤感文章

纯白的忧伤

2018-11-21 22:20:28 2302次 【伤感文章】
    {纯白的忧伤。}
           文/粉筱。

    如果你有耐心能将这些快要凝结的文字读完,那么我是多么的荣幸。
           ——题记

    已经很久没有写那些华丽的字句了,这与冬日的荒凉是分不开的,看不见色彩的绽放听不见激昂的声音,性格也随着漫天的飞雪而变得隐忍,不想多说话。一片灰白。一片靡靡之音。一片缄默。

    冬日却是个回忆的季节,不用过多的行动,往往在严实的棉衣里稍微倾靠便能涌出许多的名字许多的往事。有时即使在很轻松的气氛中也会突然的没了声响,眼神飘向远方,过了好一会儿才能回过神来,思维变得迟钝不去思索繁复的永无解结的问题,走廊尽头欢快的小提琴和悠扬的竖笛声也变成了沉重温厚的钢琴曲。

    这个季节一切都在冬眠,退去浮躁,内敛的在灯下看些柔软且灰暗的文字,突然之间发现在以前所忙碌不完的时间凭空中出现大段的空白。将手臂冲向太阳的方向伸展,让阳光抚摸指间的光滑,使掌心聚集更多的热度,周围的东西都裹上了一层冰冷的外壳,只有这混合着阳光的空气,能带来无尽的温暖。

    整个世界都慢了一拍。

    我仿佛能听见时间在一格一格地前进,我仿佛能看见玻璃上的水珠在一滴一滴的凝结,于是世界这个巨大的工厂开始缓慢的上油,可无论怎样,只要一回头依然,能望见日月离去的背影,所有人留给的都是背影。

    这个纯白的冬天让我疲惫不堪。

    我总是感觉自己老了,很多时候都累得筋疲力尽,然后一下倒在柔软的床上,头发凌乱的散开,闭上眼想象着华美的死亡,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去想,就这样沉沉的睡去,永远不要醒来,可当我睁开眼重新审视这个狭窄的小房间时却被现实狠狠地敲了一下头。


    [网络的孩子。]
    每当和身边的人提及网络上的孩子,他们都会很疑惑,他们是不会了解的,那么多让人心疼的孩子放在阳光下张扬的晾晒着寂寞,无人知晓的地方总是能堆满起他们潮湿的绝望,别人看不懂他们,而他们之间也不能完全看懂,每个人都是一座易碎的陶像,一旦破碎便再也拾不起的忧伤。

    冰凉的手指无法书写完整的故事,就如同断翅的蝴蝶永远飞不过的沧海桑田。时间是否存在我这样的另一个女子,如果存在那也是我的影子吧。

    小High说,网络上的孩子都是给人虚幻的感觉。因为他们沾染了太多黑暗,因为他们永远把自己封锁在记忆里,他们比正常的孩子更需要阳光,他们必须在阳光下才能变得明媚,他们要让阳光慢慢将身体里的阴影剥落掉。那么,会成功么?我问。可是我们却都没有再讲话,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答案,只是抬起头又望向那白色的光芒,眼底的惆怅也就渐渐透明在沉默中。

    [坏女生。]
    十一月某个周四的下午,我没有去上学而是在家中看饶雪漫写的书《我不是坏女生》,很多和小说一样的情节,那些真实的坏女生所经历着曲折离奇的生活。我突然不得不思考什么是坏女生,我这么平凡的不可能是,而周围那些正常的孩子们更沾不上边,所以我通常这样认为,坏女生只是存在于文字里,是由每一个普通的女生身上某一出极端消极的情绪组合而成。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坏女生多的是更多的故事,我固执的认为她们要比那些带着假善意面具的人善良的多。带着面具生活不要紧而且我还是支持大家都能自我保护的人,可如果面具下隐藏的是一个有企图的心,那就令人作呕了。

    我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碰见心存恶念的女生,在十六岁前我一直都相信没有人本质是坏的,年龄长了,见识也就真的多了,原来这世上真的存在那样恶毒的人,以使别人痛苦为乐趣的人,有时连乐趣也没有却依然欺负别人的人,于是我在我的字典中称她们为恶毒的人,但却不会用到‘坏’这个字眼,可能总是认为‘坏’是表面现象,‘坏’都是有隐情的吧。


    [猝不及防的想念。]
    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记住那么多的事情,每当回忆的时候就像打开一面墙的柜子,上面贴着所有人名字的标签,整整齐齐的排列在脑海里,多数时都是它们自己跳出来,所以我经常会在任何的情况下想念起某个人以及他所存在的某段时光。

    在路上低头走路,突然就很想魔,于是在零下十多度的冬夜站在道旁打磁卡电话,听见那边的声音我说,魔,我想你了,想你想的快要流下泪来。简短的对话确实可以暂时抚平心中的褶皱,这就足够了,那些长久的想念还是让它们埋藏在心里吧。

    我害怕遗忘像现在这样可以用淡蓝色圆珠笔在厚厚的白纸上写大段大段字迹的年华。当我们的人生被太多浓重的油彩所掩盖,涂刮的左一层又一层无法呼吸时,就会留恋这样简单的日子,小心翼翼的温暖,干净得透了明一样美好。

    我总在想是不是自己经历了太多所以过早的沧桑起来,看破红尘一样,但反复的回忆自己过的都是最平凡不过的生活,与小说中的情节比起来只能算作是假想,我现在可以把发生的每一件大事都归为普通,看惯了太多的不可思议,如果自己身边发生了,都已经能看的平淡。

    这是让我惶恐不安的。

    我也不想让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因为在我心中消极和积极情绪一直是在争斗的,虽不稳定但也平衡,而现在越来越多的消极情绪主宰着我的思想,头顶的天空便越来越灰暗,我甚至连逃离都不再去想。就这样吧,我总是对自己说,就这样吧。

    我知道自己的心理是病态的,可是我自己本身就能像心理医生那样解开自己的结,那些道理我都明白,只是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强悍的个体,没有什么可以长久地吸引我,表面上很忙碌,思想却像慢镜头。一切都无所谓,一切都无所谓么?一切都无所谓吧。

    我们走了那么多的路却只为奔赴同一个终点,生活的本质无非就是这样一个赤裸裸的过程。


    [写给魔的信。]

    魔,时光倒退两年。
    如果我的十六岁没有看见你骄傲的让人心疼的神情。
    如果你的十七岁没有听见那一句“南京还在下雨么”这样潮湿的话语。

    那我们在各自的轨道中是否会少了许多伤感。
    少了我一次次的哭喊。
    少了你一次次的保护。

    我知道你身上的刺即使害怕碰伤我却还是倔强的锋利。
    我不知道自己表面懦弱的性格是否也会变成伤害你的武器。

    现在,时光停留在两年后的今天。
    我依然坐在明朗的教室里在纯白的纸张上一遍遍书写你的名字。
    你依然会在忙碌的游戏中帮我寻找我想看的电影。

    在我心里你驻扎的地方从来没有移动的痕迹。
    让我好想恨你,因为他们说,恨一个人才会一直记得他。

    当冬天劈头盖脸的砸向北方时,我在气温骤降的道路上行走。
    晚上我又梦见了你,我梦见你的微笑,你的任性。
    因为都是倔强的孩子,我们在梦里争吵。
    可当我转身认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时,
    我忽然无力的哭泣。
    醒了以后,我却只记得你微笑的眉眼,以至于很久我才想起,
    似乎在梦里哭泣。

    不管在何时何地,每一次拨通电话都能听见你轻柔的声音。
    我却总是情绪化的严重。

    如今我已越来越少讲话,可打电话给你却依旧没完没了。
    你想象不到我在结冰的道旁吐着哈气,鼻子和耳朵都要冻掉了般,
    还比手划脚的和你倾诉高三的苦水。

    班级里我就变成了冬眠的动物,不去理会别人,
    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看阳光一格一格的由远及近,
    然后在完全沐浴其中的时候伏在桌上一页页书写我的字。

    你看,我总能写出这么多琐碎的事情,
    只是,我想知道,
    冬季的南京还会下雨么?


    ps:因为某位粉同学穷得连邮票都买不起了,所以只能写在这里给你看。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 http://www.webk8.com

 相关文章

我的网络情缘 2019-03-07

网情 真爱 2019-03-01

网站主人
男,家居江苏,已过而立之年,闲暇之余爱好书法和葫芦丝,资深网站建设技术宅。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