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文学 >> 个性签名

生活是一场幻觉

2016-2-18 4:00:43 25430次 【个性签名】
   盛开妖尧.  盛放忧伤.

         周末.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相同的酒吧.
         JENKI真的伤心了.一杯接着一杯,然后不停的哭.抱着短发年老的香港男人,不停的哭.音乐继续.生活继续.
         我说JENKI,开心点.然后摸520香烟,彼此点燃.
         我们都是一样孤独的人.虽然身边总不停的有人陪伴.两个陌生人的孤单远比一个人更落莫.
         生活方式已成定局,不管到哪都一样.我们所能改变的只有生活周围的环境,还有不一样名字的洒吧.但有着同样的芝华士,同样的电子音乐,还有同样寂莫的男人和女人.
         同样的曲终人散...
  
        小龟笨笨已经睡了三天了,除了喝点水以外再也没醒过.不管怎么逗它,它始终没理会.
         凌晨4点.洗了脸.闭上眼睛,开始挣扎着入睡.
         用的是希从香港带过来送的男士洗面奶.是一个瑞士牌子,却从未看它名字
         希22岁,毕业于香港大学.现在在沙头角的一家外贸公司做翻译.终日和一些鬼佬打交道.刚开始,希把这份工作称之为人鬼情未了.
         希是一个极自私的女人.从不会从客观度想问题.尽管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有些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东西,却依然空虚.只有通过各种凌乱的手段与方式发泄.
        开始习惯了有人等待,每天5点下班就从罗湖坐7个地铁站过来,一个人坐在我家门口的楼梯一边抽烟安静的等我下班.和我说最多的是她与她妈妈的事情,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从未提起有关她爸爸的任何话题.
         和希一起谈论最多的莫过于梅艳芳,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我们一起去酒吧,一起谈论男人和女人.然后一起回家,一起去糖水店喝糖水,一起坐在客厅的地板看电视,一起抽烟.
         9月的一个晚上,凌晨3点.希在楼下大声的叫我名字.开了门看见带着一身酒气,哭得红肿的眼睛醉醺醺的希.她说,和爸爸吵了架.喝了很多,刚从香港过来.没有地方可以去.
        我们在黑暗中不停的彼此安抚,用力的亲吻.彼此沉默.
        我们从房间的床上,到客厅的地板,到洗漱室.不停的做,分不清谁想要谁想给.做完后一起拥抱彼此不停的SAY  SORRY不停的哭泣.不停的抽烟.直至精疲力竭.....
        希说,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虽然明知道你爱的人不是我.我会疼你,努力让你爱上我的,相信我....
        我说希,我是一个极自私的男人,我爱自已胜过于所有人.舍不得让自已再受一点点伤害.你要明白,我们这间没可能会有爱情,现在或以后.我们要做的只是彼此离开,然后彼此忘记.
        希说,康歌,你这样过渡的保护自已,只能伤害到你自已
        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突然有人陪了反而更觉孤单.一直平淡简单的生活开始改变.我们在一起除了赤裸裸的性再无其它.我们沦陷于欲望的旋涡.无法自拔.
       我说希,我们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我们只做朋友好么.最好的朋友
        希露出孩子天真的笑脸,我们现在是朋友,不是吗
        希,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现在的关系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朋友的底线了.我只想过和以前一样的生活,一个人平淡简单的生活,我不想改变什么.我能给的只有伤害.伤害别人,伤害自已.
       再见吧,希.开始彼此的生活,与爱无关的生活

       希走了,带走所有衣服和香水.带走她一直抽的经典三五牌香烟.
       我又开始恢复以往的生活,恢复安静.恢复孤单的寂寞.尽管每次下班以后回家还会习惯在楼梯里张望,尽管寂静的房间还迷漫着熟悉的香水的味道,可是她还是不在了.
 
 
        生活依旧继续,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像一场华丽炫耀的烟花,转瞬既逝.
 
        生活是一场幻觉.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 http://www.webk8.com

 相关文章

网站主人
男,家居江苏,已过而立之年,闲暇之余爱好书法和葫芦丝,资深网站建设技术宅。

意见反馈